阿里系弃子易果生鲜破产 CEO张晔称确定一一重组方

  • 时间:
  • 浏览:22

资料来源:21技术(新闻-21)

作者:陶莉,实习生孔泽思

始于2014年的新一轮电子商务热潮仍在蓬勃发展。众所周知,创业从来都是九死一生,即使是生鲜电商的先驱,也很容易产生生鲜水果(以下简称“易果”)。

图:图虫

10月15日,郭毅生鲜CEO张野在接受21Tech采访时确认,公司确实进入破产重组,正在进行重组。目前有一定的改制方。然而,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根据企业搜索的数据,郭毅生鲜(上海郭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云香供应链(上海云香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安信达(上海安信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据公开信息,郭毅生鲜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致力于为城市高端家庭提供新鲜食材的生鲜电商公司。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是其大股东,持股16.56%,张野是第二大股东,持股13.94%。此外,阿里巴巴香港公司持股11.8264%,阿里巴巴(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6245%。以此计算,阿里持股超过38%。

在业内人士看来,郭毅的破产与阿里巴巴对生鲜产品的战略调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对此,阿里巴巴官方没有回应。据悉,上海郭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倪丽菁、冯向东,开庭时间为2020年11月3日。

从台前消失在幕后

据公开信息,郭毅成立于2005年,致力于为城市高端家庭提供新鲜食品。已获得阿里、苏宁、KKR投资等知名企业7轮融资,在新兴电子商务领域蓬勃发展。

易果生鲜融资历程图:天眼查

2013年,郭毅在A系列战略投资中获得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2014年,阿里巴巴和云峰基金进行了B轮投资;2016年,郭毅获得阿里巴巴牵头的C轮投资;2017年8月,阿里巴巴的子公司天猫投资3亿美元在郭毅投资。截至目前,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参与了郭毅的四轮融资,后者还获得了天猫超市的独家经营权。

郭毅成立之初,是一家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新鲜食材的企业。随着阿里的几轮投资,郭毅逐渐从幕后走向前台。从C端生鲜电商,逐渐转型为供应链企业,专注于为包括盒马、大润发、饿了么在内的阿里平台提供生鲜供应链服务,进一步加深了对阿里的依赖。

郭毅集团联合创始人金光磊曾透露,郭毅集团GMV 2017年达到100亿元,较2016财年披露的36亿元增长178%,预计2018年实现盈利。根据2017年的数据,90%的新鲜易果订单来自天猫超市,显示出高度依赖。此外,郭毅还实现了批发、分销、零售和线上线下餐饮的全渠道覆盖。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12月的一份报告,来自阿里巴巴的订单占郭毅集团收入的50%。

转折点也发生在2018年12月,当时阿里巴巴调整了组织架构,将天猫之前负责郭毅的超鲜运营转移到了博世先生,并深化与博世的合作,进一步开放线上线下,加快生鲜供应链体系的建设和升级,提升阿里的生鲜供应链能力。

电商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21Tech采访时表示,自博世成立以来,管理层多次表示,要建立独立的供应链体系,从行业上游到行业末端,形成整个数字农业体系。在这种背景下,郭毅在整个阿里生态圈的拓展空间非常有限。

据悉,在销售渠道方面,除了运营天猫超市生鲜区、苏宁生鲜、郭毅生鲜外,郭毅云形象还拥有B2C、O2O、大卖场、标准超市、便利店等多种渠道。但仓库调拨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持续烧钱,损失严重。

「进口水果只是郭毅经营类别的一小部分,主流类别是进口海鲜、鱼类及其他产品。然而,今年由于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这种消费直线下降,海鲜进口商的业务受到重创,这大大使郭毅雪上加霜。”前述电商行业人士进一步补充。

阿里战略下的“阴影”

回到2013年,阿里巴巴在郭毅投资的时候,当时市场上没有多少新鲜的电子商务选择。对于巨头来说,这是一个很难盈利但不能亏损的市场。腾讯、阿里巴巴、COFCO、百度分别投资了每日游仙、郭毅、田甜果园、中粮一买网。以上四个平台融资额度合计174亿,占市场份额75%以上。然而,这四个平台仍然在亏损。

某电商公司的一位退休高管曾告诉21Tech,基于平台的生鲜电商处境艰难,毛利率低,物流成本高,似乎正在蓬勃发展。其实背后是资本在推动,行业没有健康发展。

“一个全面的电商平台,除了阿里巴巴,很难盈利,几乎每一个都是亏损的。因为客户的流量成本太高。”在他看来,从线下渠道转移到线上交易的成功率远远高于从线上拓展到线下。

“郭毅的运营损失率至少为30%,甚至更高。这种烧钱游戏必须有强大的资本支撑。”资深电商观察人士陆曾透露。确实如此。近几年陆续倒下的生鲜电商包括代萝卜、妙生活、吉集贤、我的厨房等平台,行业洗牌持续加剧。

当美团、丁咚等新玩家陆续入市时,郭毅生鲜的最后一轮融资仍停留在2017年。同时,郭毅生鲜没有为阿里注资做专项资金。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7年8月,天猫事业部在D系列融资中给予郭毅3亿元,原本打算用于其物流品牌安信达的建设,以加强半径三公里的天猫超市的即时冷链配送能力。然而,郭毅生鲜将融资转移至全球生鲜采购的云形象供应链。这与未来三年新零售的发展趋势相去甚远。

据报道,郭毅生鲜食品大多是以中央仓库的模式运作,即产品直接从自己的仓库分配给最终客户。盒马从线下店起步,采用前仓模式,辐射小区3公里以内。就配送模式而言,后者在配送时间和成本上更有优势,更符合阿里巴巴的平台基因。

资本支撑的收缩

在失去阿里巴巴的资金和业务支持后,难以自我造血的郭毅终于硬生生退出。但是,战场上不缺新鲜血液。

目前生鲜电商行业包含了很多商业模式,包括以JD.COM生鲜、天猫生鲜、品多多为代表的整合平台模式,以每日精品生鲜、JD.COM家居、丁咚购物为代表的O2O生鲜电商模式。此外,以Boxma先生和7Fresh为代表的“从店到家”模式也逐渐渗透到“三公里”生活圈。

海滩战斗仍在继续,但损失并没有消失。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中国有4000多个新鲜的电子商务客户,其中只有4%盈亏平衡,亏损占88%,7%是巨额亏损,只有1%最终盈利。

资本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根据“电树宝”的监测数据,生鲜电商融资事件从2013年的3起增加到2014年的26起,增幅为766.66%。截至2015年,融资70次,同比增长169.23%。在随后的三年(2016-2018年),融资事件的数量分别降至55、24和36起。截至2019年12月11日,融资金额22倍,同比下降38.89%。

2019年12月6日,保鲜电商公司吉集贤宣布公司未能募集到资金,其规模利润达不到预期。公司不得不大规模裁员并关闭仓库。“下半年资本市场很冷,融资不到去年的20%,所以资本市场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盈利要求。”公司CEO泰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冀集贤没有实现大规模盈利,所以融资不是特别顺利。再加上萝卜崩盘,资本市场基本上不再看好新鲜投资。

事实上,中国的生鲜电商行业产业链很长,一般包括上游供应商、中游供应商、电商平台和物流,到达最终消费者需要4-5个环节。因为生鲜产品难以保存,如果生鲜电商缺乏强大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冗长的供应链会降低商品流通效率,增加损失,在供应链中没有优势。

即使一些新鲜的电子商务公司从供应链出发,通过直接挖掘和自建冷链的方式搭建壁垒,也面临着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等问题。这对于靠融资为生的新鲜电商来说可想而知。

同时,生鲜电商平台上的产品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如采用某牛的纯牛奶、徐希黑猪肉、新疆西周哈密瓜、卡其鲜酪乳、越南巴沙鱼柳等。其中有在JD.COM卖的生鲜、博士马生鲜、丁咚杂货店购物等。价格相差不大。对于客户来说,平台折扣和配送速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很难形成长期的客户粘性。

网经社资深电商分析师莫代青在接受21Tech采访时认为,从集成生鲜电商的发展来看,前仓是一种更贴近消费者的模式,只是需要在短时间内发送给消费者。而前仓的痛点在于其后台成本和配送成本,更符合一线城市快节奏生活中消费者的需求。想要突破,需要去更多的城市,然后需要形成高密度的订单,才能更好的发展。未来生鲜市场将呈现菜市场、超市、社区生鲜等多种业态并存。

综合来看,传统保鲜电商网站会因时效性而逐渐丧失竞争力,转型迫在眉睫。